相关文章

重庆家长质疑金宝贝早教课程有陷阱

向女士出示和早教中心签订的协议

  昨天,家住渝北区龙汇园小区9单元的向女士打进重庆晚报24小时新闻热线966988称,自己在金宝贝重庆北城天街中心花9800元,为女儿购买了96节早教课程。后因女儿患病,无法按时每周去上课,课程便搁置下来。如今,女儿已经上了幼儿园中班,再没有上早教课的必要,向女士想将剩余课程转让,却被对方设置重重障碍。

  买两年课程 只上了一半

  昨天中午,重庆晚报记者在向女士家看到,合同上标注的课程起始日期从2007年8月12日起到2009年10月12日止,课程节数为96+8节(8节为早教中心免费赠送)。报名时,向女士的女儿芊芊刚好10个月大,报的是“0—3岁”班。

  “课程一直上得断断续续。”向女士说,报名后没多久,女儿就检查出患了哮喘病,必须长期治疗,三天两头就得往医院跑,拉下了不少课程。

  向女士说,起初,负责女儿芊芊的顾问每周会提前两天给她打电话,询问芊芊是否能按时上课。若需请假,就把课程往后延。

  向女士回忆称,从2008年年底开始,她就再没接到顾问的电话。2009年,女儿上了幼儿园,没有再上早教课的必要,眼看还剩40多节早教课没上完,向女士便想将课程转让给其他需要的妈妈。通过网上发帖,有两个妈妈愿意以3500元的价格买下芊芊剩余的40多节课。

  向女士说,她多次致电负责芊芊课程的顾问,手机却关机。她又多次拨打北城天街中心的座机,也没人接听。

  想转让课程 却遭遇阻碍

  今年5月,向女士致电金宝贝早教中心上海总部,才得知之前的顾问已离开中心两年多了,而北城天街中心也已搬家,搬至渝北区新南路6号龙湖南苑小区门口。

  几天后,向女士接到了一名自称姓王的小姐打来的电话,称她是芊芊新的早教顾问。向女士表示,希望把余下的40多节课转让或退掉。

  向女士说,经过多次沟通,对方先同意转让,但条件是必须转给向女士夫妻任一方亲生兄弟姐妹的孩子。之后又作出“让步”,说可以转给亲戚的娃娃,但必须由街道出证明,证明其和向女士夫妻有亲属关系。向女士认为,早教中心故意刁难,设下种种障碍。

  昨下午,重庆晚报记者联系上顾问王小姐,她否认曾让向女士去街道开证明一事,“一切解释以总监的说法为准。”

  既不能退课 也不能转让

  昨中午12时,重庆晚报记者和向女士来到位于龙湖南苑小区大门的金宝贝江北中心。该中心营运总监黄小姐说,向女士女儿所学课程已超过一半,有效期也过了,因此不能退课,也不能转让。

  之后,黄小姐又称,如果向女士和老公另有小孩或双胞胎,课程方可转让。

  向女士表示,中心就是在故意设置各种门槛,不让自己退课。

  重庆晚报记者询问,向女士的女儿是因病耽误课程,且有医院证明,能不能视为特殊情况?

  黄小姐称,医院证明是最近才开的,必须把在课程期间内的病历拿来才行。

  随后,黄小姐又改口称,根据公司规定,课程既不能转让也不能退,全国都是这样,“本着人本主义,我们可以退1000元。”

  向女士认为,剩余课程费用起码在4000元以上,中心必须全额退还。

  签格式合同

  可删改条款

  潜卫律师事务所律师何桐雨表示,早教中心和家长签约,使用的是格式合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出现了有加重对方责任、免除自己责任的条款,应算作无效。

  他提醒,格式合同并非不允许修改,针对其中一些明显不合理的条款,与对方协商后,可以进行删除和修改,再签字盖手印,这样才能保障自身权益。

  (重庆晚报新闻热线966988感谢向女士提供线索)

  本组稿件由 重庆晚报记者 杨馨 摄影报道

  向女士很后悔:

  “对方说买得越多越便宜,我就一次性买了两年的课,没想到根本就上不完”

  昨天,向女士算了一笔账:96节课要在两年期限内上完,意味着家长几乎每周必须腾出一天陪娃娃上课。事实上,很多娃娃因生病、家长有事等多种原因,根本没法按时完成课程。

  向女士回忆报名时的情景:“营销顾问给我算账,称如果一次性买两年的课程,每节课不到100元;如果只买一年,每节课要160元;如果只买20多节课,每节课费用超过200元,买得越多越划得着。”

  向女士说,当初没有过多考虑实际情况,望子成龙心切,脑子一发热就下叉,没想到惹来这么多麻烦。